上海疫情封控嚇跑外籍教師:高薪彌補不了失去的自由

上海疫情封控嚇跑外籍教師:高薪彌補不了失去的自由

蔡依林上半身全裸尺度再突破 担任9月杂志封面曝光

大陸數個城市的嚴格封控措施讓大量外籍教師選擇離開中國,圖爲一所北京的國際學校因爲疫情封控措施而被迫暫時關閉。(圖/路透)

上海嚴各的疫情封控措施造成大量民怨,也嚇壞了許多上海工作的外籍人士。雖然目前已經陸續解除封控,但多位在上海的國際學校任教的外籍教師決定解除合約並離開中國。其中一位在接受外媒訪問時表示,嚴厲的疫情封控措施令他筋疲力竭,上海雖然有較好的收入,但遠遠無法彌補失去的自由。

《路透》引述這位自稱邁可的外籍人士說,他在上海已工作了3年,其中近2年經歷了邊境關閉、繁重的健康檢查和檢疫規範,一直到今年4 月初上海的嚴格封控措施,終於壓垮了這位35歲的自然科學教師。他說,「在這裡工作的經濟利益無法彌補失去的自由。」

報導說,疫情大流行和新的教育規則改變了中國的工作環境,邁可是數百名準備離職的外籍教師之一。中國對外資與外籍人才實施開放措施已有20多年,現在數個城市的國際學校已因外籍教師快速流失而敲響警鐘。

都是东元害的 保险局怒降保险投资创投上限

從長遠來看,教育環境與品質會受到影響。報導指出,邁可任教的國際學校在中國有66所,僱用了大約3600名外籍教師,今年這些教師大約有4成離開中國,比去年的3成又更多了一些。而在疫情大流行之前,該校每年外籍教師流動率大約在15%左右。

中國和蒙古國際學校協會 (ACAMIS)執行董事烏爾梅特 (Tom Ulmet) 說,現在要召募外籍人士來華任教已越來越難。「世界各地的人都從網路上獲得有關大陸封鎖的消息,他們會覺得沒有必要讓自己承受這種嚴格管制。」

報導說,除了大量離任的外籍教師之外,上海國際學校還也面臨外國學生入學人數快速下降的問題,因爲疫情的限制導致許多外國人離開中國,他們的家人也必須跟着離開,愈來愈多的國際學校學生是來自雙親中有一人持有外國籍的華人家庭。

炼狱

由於疫情影響,移民外國的華人數量減少,但他們仍希望孩子就讀國際學校,以方便取得外國頂尖大學的入學資格。這些較富有的家庭必須支付國際學校高額學費,每年可能會超過30萬元人民幣(合臺幣132萬元),一所國際學校的總學費估計達554億元人民幣(合臺幣2.4兆元)。根據2019年的統計數字,大陸的國際學校總量有821所。

知名的英國哈羅公學在北京分校被迫改名,讓許多外國學校暫停在大陸擴大營運的計劃。(圖/路透)

報導還說,北京近年來頒佈一些針對國際學校的新規定,試圖降低外國教育方式對學生的影響力,例如要求刪除這些學校具有西洋風格的外文譯名。不久前由歐洲商會對歐洲教育企業所做的調查顯示,所有的受訪者都認爲疫情防控措施讓中國愈來愈不具備投資的吸引力。

共信肺癌新药通过陆审批 抢攻百亿商机

花钱和朋友做色色的事情

一些子女在國際學校就讀的家長們表示,由於疫情封控,他們越來越擔心提供的質量。例如很多文憑與資格測驗試卷因運輸延誤而無法進行,國際學校的負責人也擔憂,這些困境讓許年級較低的國際學校或雙語學校難以爲繼。

不過,國際學校的經營環境惡化,對留下來的外籍教師卻是件好事,他們的收入因爲缺乏教師而節節升高。一位在中國任教近20年的北京外籍教師潔西卡說,她在最近一次網上招聘活動中收到大量的面談邀請,有學校開出了基本起薪5萬元人民幣(臺幣22萬元)以上的條件,她說:「這真是很大一筆錢」。

彪琥PUHU鞋 办30年感恩回馈

神鬼女会计A走双喜电影上亿元 法官最后这样判